江南第一城——武夷山古汉城-乾为天微影生活


武夷山古汉城位于位于武夷山市兴田镇城村西南1公里王继伦,为武夷山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被列为武夷山世界遗产地的古汉城遗址保护区,1996年12月列为第四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城村汉城遗址发现于1958年,是福建省已发现的古城址中保存较好的一座汉代古城址,也是我国江南地区比较完整的一座纸玄网。
城村古城是闽越王立国后建设的。据《史记》记载,秦统一后,废闽越王无诸为君长,设闽中郡。秦末农民起义爆发后,无诸等率部北上,跨长江凯德mall,过黄河,跟随刘邦逐鹿中原。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张煜雯,刘邦“复立无诸为闽越王口唇茶,王闽中故地,都东冶”。于是,越王勾践后裔无诸成为西汉王朝首封的闽越国国王。作为勾践后裔3088港币,闽越民风彪悍乐此不疲造句,闽越国不断壮大、四处扩张,一度称霸东南。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闽越国王余善自称武帝,引发汉武帝刘彻的极度不安。闽越国在汉武帝四路大军的碾压下,灰飞烟灭。武帝一炬,可怜焦土,闽越国从此结束了92年的历史,沦为废墟。

古汉城遗址座落在起伏的丘陵山地上,由三组东西走向的山岗和高胡坪组成。平面呈不规则长方形。城墙南北约860米,东西宽550米,周长2896米,面积约48万平方米,方向北偏西25度。城的东、西、北三面相思王妃,崇溪环绕,依山傍水稻叶千秋,风景优美。城墙沿山势夯土建筑,残高4—8米喜家有女,东西城垣共保留3处豁口通道,为当年的城门。城外有护城壕。经发掘,城内分布着殿宇、楼阙、营房住宅、冶铁、制陶和墓葬等遗址多处。中央高台上的宫殿遗址一组包括大门、庭院、主殿、侧殿、厢房、回廊、天井、水井和排水管道等。建筑物坐北朝南,左右对称,布局严谨,与当时平原地区的城市布局截然不同,是江南独树一帜的“干栏式建筑”古城排水系统,利用自然山坡、沟谷建成,实行雨水、污水分流,规划十分合理自然沈氏风云,令人称奇。此外,古城遗址内还出士数4万余件铜器、铁器、陶器等文物,具有重要的文物考古价值。

1959年冬,福建省文管会对这个遗址进行局部发掘,出土一批具有汉代特征的文物,从而被确定为西汉时期的古城遗址韩镇浩。 城内高胡坪是汉城的中心建筑区,揭露的一组大型宫殿建筑遗址有正殿、侧厢、庭院、天井、排水沟等,保存相当完整,出土大量的陶器、铁器、铜器等。其器形有罐、盆、钵、瓿、壶、盅、铁矛、铁冷婉婉剑、铜镞、弩机等。据考古队论断,城村汉城的始建年代,可能是早到西汉前期,即闽越国统治时期,其下限可能延长到西汉末或东汉初年,它的兴废与闽越族的盛衰密切相关。

出土遗物除1959年发掘出土遗物外,1980~1990年共出土完整和可复原的陶、铁、铜器4000多件以及数十万计砖、瓦与陶片。陶器主要有瓮、罐、瓿、盆、碗、釜、匏壶、提?等,还有鼎、盒、壶、钫。器物的形制和装饰上具有明显地方特色。大量板片、筒瓦和瓦当都具西汉初、中期特点。云树纹瓦当与广州南越国宫殿遗址出土同类瓦当一致。菱形花纹铺地砖是中原战国至西汉流行样式,与秦始皇陵和汉高祖长陵出土花纹砖相同孙一萌。青铜器有镜、铎、盖弓帽、鼎、镞、弩机,均为西汉前期习见之物。铁器主要是生产工具和兵器,有锸、锄、镢、镰、犁铧、五齿耙、斧、凿、锤、削、锯,以及剑、刀、矛、镞、钺、匕首、甲片等,大部分也是中原战国至秦汉流行的器物。

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省保存最完整的古城遗址,1999年12月,在摩洛哥召开的世界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上,武夷山申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获通过,城村汉城遗址成为“双世遗”的重要组成部分,城村汉城遗址也成为我国第一个被评为世界遗产的西汉诸侯王城遗址。

文化遗产学博士毛敏说:“城村汉城是长江以南保存最完整的汉城遗址余世雄,具有南方丘陵地带宫殿建筑的特征。其整体布局及建造方式对后世中国南方城市以及东南亚国家的城市和建筑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少年金米,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艺术价值,是一处不可多得的文化遗产。”

闽越王城博物馆馆长华锋林介绍,经勘探和发掘可知,城村汉城平面布局近似长方形,面积48万平方米。城墙顺着山脊蜿蜒长达2896米。作为闽越国都城,城村汉城的营造严格遵循《周礼·考工记》的规制,如将最重要的大型宫殿建筑群安置于城内居中的高胡坪,形成南北中轴线;高胡坪甲组宫殿区和北岗一号建筑的四合院布局,与西周岐山凤雏甲组建筑基址非常相似阿史那沙苾,由此可证,闽越文化也是华夏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同时,闽越人又匠心独运的在这座王城镌刻下本民族的特色,最显著的例子首推干栏式的建筑基础。因为南方湿润多雨,工匠们便在建筑下部采用木柱支撑,其上铺设地板樊奇杭,整体建筑呈“半悬空”状态。这种建筑形制,至今还流行于不少南方的少数民族地区。城村汉城宫殿遗址所保存的这些杆栏式基础,成为两千多年前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化融合的历史见证。

站在昔日王城的高台之上,思维穿越时空,回到那个金戈铁马的年代,戈戟刀剑人沸马嘶似乎还在山谷密林中回响。脚下的土地如此真实秦倚天,那曾经灿烂一时的闽越文化,却裹挟着历史的泥沙渐行渐远。曾经的辉煌已经湮灭于脚下的这片土地,只有宫殿后院的那口“华夏第一井”,依然甘泉汩汩。井深近7米,井壁由16个井圈叠套而成白银之歌。游人从井里打水,欣然而饮,清爽甘甜。如今,这口古井成了汉城遗址古老生命力活化的见证。与此同时,城村汉城发达的地下排水系统,让今人汗颜。目前,城内发现了两组排水系统和三处进排水口遗存,这些陶制的下水管道,最长近1米、直径0.3米,污水可直排城外。

漫步遗址一公里外的村民居住地,自然景观、村庄格局和文化遗存尚完整地保留了明清时期古村镇的风貌。现存景观主要有古粤门楼、淮溪首济、百岁坊等景点和40余座古民居,石、木、砖雕图案的装饰纹样丰富多样,工艺精湛,洪永时堪称明清时期古民居砖雕的经典之作。2007年,城村被列为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村,2016年又被列入传统村落。

作为一座远离汉代政治中心,偏处东南边陲的大型古城遗址,闽越王城经历了2000多年的沧海桑田依旧保存完好。这在闽越国时期城市遗址中是唯一的,也是世间罕见的,无怪乎它被考古学者称为“江南第一城”。

图文来源于| 今日头条,作者:乐享游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金古武侠赋。
▍关注订阅|乾为天微影生活|悦享睿智空间,关注人生百态,品味多彩生活,传播智慧能量,天天快乐进步!▍?商务微信:zqb1961公众号★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进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