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文章正文

杜维屏【美文共赏】张薇|斗虫斗虫飞飞-同步悦读

admin 全部文章 2019-04-15 45

杜维屏【美文共赏】张薇|斗虫斗虫飞飞-同步悦读

杜维屏

斗虫斗虫飞飞
张 薇
偶读周作人先生草木虫鱼系列文字,恍然勾起童年旧事,赶着写下来,惟恐灵感的翅膀远飞。
在我童年,很长时间生活在姥爷家,当时是极远的郊区,以现在城市规划看,至多离城区稍远。姥爷家三间大屋,一个大院子,前后门的宅子。姥爷父辈当年是大户,关系复杂,正房庶出颇多,至今我也没弄清楚。姥爷弟兄三人,他排行老三,老大为一母生,老二和姥爷又是一奶同胞。老二精明过人,早早带着姥爷闯荡上海滩。正抗战时期,日军竟把家乡小城围了数天,张爱玲《半生缘》里曼桢就是小城人,也提过这回事。家乡吃紧,姥爷却往家跑,好在日军不久撤去。姥爷用九十九块大洋买下这片宅子,我小时还见过黄纸朱印的民国地契。老二则在花花世界出人头地,南京路上洋房里,一边是家乡跟去的小脚原配,一边是穿摩登旗袍梳S发型的姨太太。说远了。
我小时在院里种蓖麻,蓖麻长得飞快,叶子巨大的绿色手掌在风中忽闪,一晃像棵小树蹿上去,开着粉色的花,结出果子,叮叮当当摇曳。我像只土拨鼠,在院里挖土栽种,以为今天栽下苹果树,明天就可果实满枝。院里早有一棵柿树,两棵枣树,是我妈妈小时种的,每到秋天,枣子染红高挂枝头,柿子幼霜覆盖,看着,手指便有润腻之感,长大才知经霜柿子是入画的好风景。我和弟弟不管柿子,摘下也是青涩,忙着早早扫净枣树下一片地,拿竹竿一阵风暴雨狂,枣子纷纷落地,有的砸在头上很疼很懵。
夏天晚上在院里吃西瓜,吃得肚子也像西瓜溜圆,弟弟赶紧跑到枣树下放水,树上掉下洋拉子落在他胳膊上,火辣辣的,疼得他嗷嗷叫。姥爷说一物降一物,捣烂洋拉子敷在伤处去疼消肿。
夏天中午大人们午睡,是我们最精神的时候,花很多功夫翻土找蚯蚓。翻开一块石头,却蓦地爬出一只扁扁的土鳖虫,它害怕,我们也害怕。有时它会在一通暴砸中归西,汁液四溅,儿童有残暴的摧毁天性。运气好的话,放它走,它屁颠屁颠连滚带爬。蚯蚓,我们叫它“曲蟮”,暴雨前院子随处可见一堆堆蚯蚓便便,柔软地堆积在蚯蚓出没的周边,酷似油黑的冰淇淋,烂漫在夏天中午闷热的氤氲中。小铲子挖开一个洞口,扒一扒松土,蚯蚓的美梦被惊醒,蠕动着,扭曲着,像集会散场四窜的群氓。它们没有眼睛吗?我们怎么打小就知蚯蚓能再生?残忍地把它切成几段,瞬间翻成羊肉卷。若挖出红色小蚯蚓,腥骚味救了它,我们来不及切割,早扔了铲子掩鼻而去。
姥爷说蚯蚓晒干是味中药,名地龙。又传闻夏天肉肴里放了蚯蚓,可不馊不坏,尤其说肉包里放的最多,还增加肉的分量。我有个小学同学,每早必手抓四个油炸肉包,边走边吃,滴嗒的油顺着指缝一路蜿蜒,我总怀疑肉包里有蚯蚓。他吃完把油抹在头发上,呵,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哪来桂花油。
蝙蝠是夏天傍晚的常客,它们贼头贼脑低低飞舞,它们是瞎子,撞在木门、树木上,划出黑色弧线,有时停下来,倒挂屋檐,吱吱叫着,露出尖利的牙齿。姥爷说它们叫“盐老鼠”,是老鼠偷吃盐变的,千万不能让它们钻进耳朵里,被它们咬了会死。吸血鬼、蝙蝠侠,那是我不了解的遥远未来。多年后我买了一块和田玉,雕着葫芦蝙蝠,才知蝙蝠是国人的祥瑞。有年夏天去曲阜孔府,门前雕梁上挂了密集的蝙蝠,安静地覆盖着,像层层叠叠的厚重乌云,在华丽威严风格里有协调的点缀。
萤火虫是夏天的眼睛,一团游走的明亮的雾,若一两只离群,就是隐居的睿智高人。落在植物上,点亮空气,植物有了灵性。我们一定要抓几只装在瓶里,在夜里奔忙,跑得满身大汗,大人跟着喊:“不要匪了,刚洗过澡。”。轻罗小扇扑流萤,那是淑女的做派,我们是萤火虫的跟屁虫,一晚忙碌抓得数只,装在瓶里,扔进蚊帐,也不见它们闪烁,第二天倒出,它们悉数毙命。
萤火虫,多像童年的星斗,照着天空下若明若暗,懵懵懂懂的往事。
虱子是孩子们抗拒的伙伴。谁身上有了虱子,孩子们会一哄而散,生怕蹦到自己身上。那个头发藏了虱子的女孩,呆呆地寂寞着,点点啮齿也咬着她的心。她高度近视,刘海挨着眼镜框,头发又厚又黑,据说她父母离婚,跟着父亲生活,邋遢是自然的。她父亲在一小店里卖布,放学时我路过小店,看见他一尺尺给顾客量布,像一步步量着他自己走过的路,他也高度近视,穿着永远不变的藏青上衣。那个女孩初中毕业不久,也在店里一尺尺量着布。
似乎该有点感慨,为过去岁月和不知愁的天真。回忆是自己的财富,何必一定感慨?小时读《昆虫记》,看到蝉经过黑暗地下漫长的奋斗,终于在阳光下歌唱,我竟感受到同样的快乐,难道我也是一只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
当我的孩子开始认字读《昆虫记》,他故意把书包带放长长的,每走一步,书包就打一下臀部,他笑着说自己是狼蛛妈妈,后面卵袋里装满了要面世的幸福的小狼蛛。

张薇,笔名夜雨蔷薇,金融从业者,前网络写手,曾任原创文学网站“红袖添香”散文论坛版主,安徽省作协会员,多年自娱自乐诗歌、散文、小说。2005年原创散文被某南方晚报剽窃,为维护原创版权诉诸法律,被媒体称为“安徽网络原创维权第一人”。2011年出版散文诗歌合集《另一片天空》。写字,是存在的方式,是空气和水。白天行走职场,夜晚徜徉文字。写字,让人如此漂泊,如此寂寞,如此珍惜。
让阅读无处不在 让悦读丰富人生
长按下方二维码即可进入《同步悦读》公众号

倡导全民阅读 打造书香中国
《同步悦读》微刊是一个面向全国的新媒体,宗旨是“倡导全民阅读,打造书香中国”。设有【名家名作】【美文欣赏】【好看小说】【诗歌在线】【热点评说】【教育随笔】【同步素描】【故事传说】【图说社会】【传记纪实】【最新发布】等专栏。投稿作品必须是微信公众平台原创,稿件(后附作者简介)word文档和作者彩照(横幅)均通过添加附件方式发送至邮箱tbyd2016@163.com。付酬机制:作品80%赞赏付给作者。
声明:《同步悦读》发表的所有作品,其他公众号若要授权白名单,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茅仙洞风景区(国家三A级风景区),系安徽省三大道观之一,内有淝水之战古战场、四千年茅仙古洞道观、华夏人文洞府、千里长淮第一硖、黑龙潭等景观,是全国极为稀有的儒释道三教合一圣地。地址:安徽省凤台县城南3公里,竭诚欢迎四海宾客前来观光探幽!旅游热线:(0554)2311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