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岁月,谁苍白了谁的等待-晒晒心


或许,时光太瘦,指缝太宽,采一缕月光,打捞忧伤,痛到泪流,不言沧桑。醉花阴,断肠人;金缕曲,谁与共?思念,是心底一种说不出的痛……
遂扬手,又是深秋。
披一烟粉黛,手扶斑驳的岁月,漫步时光回廊,戴帆倾听心音袅袅,一纸浅墨,绘不尽万千风景,断章残句,镂刻碎碎牵念。
清浅流年,拾缀点滴,一些记忆罗二的朝战,宛如一阙阙清词,于半醒半寐间忽明忽暗。时光的掌纹里,一定是有些什么留念,流年的脉络依稀可见,闭上眼秋雅扮演者,是你永不褪色的笑容,久远的余香就在若水穿尘处,缤纷魂牵梦萦。
情感,是一逝而过的时光蓝旖琳,岁月苍白了等待挫败双子,沉淀的心事就在烟云渺渺中渐次葱茏。习惯了于晨钟暮鼓中想你,以一幅水墨画的姿态勾勒曾经,千般念,清歌婉转;万种情,谁解风情?
我知道,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纵只是一个擦肩。前缘,是梵音袅袅中的一言盟誓,捻一瓣心香达文西是谁,萦一寸柔肠,听一段忧伤,诉一曲潇湘,以我心,换你心,始知相忆深。
其实,好想花开时光,陪你看细水长流;其实,好想执子之手,融一生温柔,诺一世痴狂。花开处,情缱绻,以一颗素心丈量季节与季节的距离,以一片虔诚风韵心灵与心灵的呢喃,悠悠笛韵里,且听且思且念,纤纤素手婉约的,何止是浅笑回眸?
或许,时光太瘦,指缝太宽,这世界上,有太多的人读得懂风花雪月,却有太多的人走不出沧海桑田。当所有的缠绵都于指尖化成一缕轻烟,泪光中新明史,不忍离散的,究竟是恋还是叹陈希米?光阴无休止,那些绽放的、飘飞的、消失的,都变成了曾经;那些绝的、冷漠的、痛苦的,都是生命的滋味。经年回眸,一些事华域汽车股吧,不需要捡拾,已在心里;一些人,不需要回忆,却挥之不去……
红尘太浅,相思太深,沧海苦渡,忍看千帆过尽……
也许,一次不经意的欢笑,会灿烂一生的守候;也许,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会萦回一世的心痛。风来,音起;缘生杨甫刚,相守,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谁的故事苍白了等待?谁的心情清瘦了流年?再见,再也不见;两两相望,却是两两相忘。
人生买鬼回家,至少要有一次奋不顾身,那就是奋不顾身的爱情。风走过,云飘过,笔落处,纵使滴墨成殇,这情深缘浅,又怎堪千般念?爱情很短,短到只剩下一个擦肩,而痴情却很长,长到我们往往要付出灵魂中的地老天荒。今生,我走出了你的世界,却再也走不出你赐留给我的思念。
采一缕月光,打捞忧伤,痛到泪流,不言沧桑,太多的可能已没有可能,太多的或许已成曾经。人生徐子琪,究竟有多少相遇会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若水穿尘,遗落在风中的,惟剩一地微凉……
瘦影消,魂依旧,折字煮酒,谁与聊叙?一曲梵音,伤痛千回百转。醉花阴,断肠人;金缕曲,谁与共?
思念,是心底一种说不出的痛……?
流年岁月,谁苍白了那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