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尴尬青春,去跟城市和解吧-鹿人三千犰狳鞋



文:钱坤
图:周一毛
要不是朋友圈节日气氛过于浓厚福星嫁到,我想多半要到今天我才知道是圣诞。
我是一个对节日没什么概念的人,对于12月的话,我想这不过是很平常的一个月,至多在快要结束的时候喟叹一声装个逼:“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年凤皇游。”
这样的节日对于情侣来说或许很重要,但毕竟我是能在情人节分手的男娃,周继先节日?呵,说笑了劫精女。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个朋友对我说:“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过节肖益鸿,因为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没地方可以去。”
这大概是很多人的现状。
身边所有人都在狂欢,只有自己好像是多余的一样氹怎么读。
以前还会矫情一下,现在早就习惯了,你从一次又一次聚散离合里明白周宜霈,越灿烂越灰暗,越热闹越孤单,与其随波逐流,不如孑然一身。这个世界的本质万蒂妮老公,还是单枪匹马与君对弈,只是鲜少有人胜天半子而已。
在这个钢铁牢笼里,你只是那条狗罢了。
就像12月马不停蹄地就要结束杨嘉雯,你是不是又会忽然想起12月1号那天你发的朋友圈呢……



















-END-
往期漫画
「治愈」我搞了一期漫画陈美贞,多半也是最后一期
我很丑谭志玲,我妈也不温柔
老年人都爱喝酒蹦迪王宣琳,年轻人只想好好泡脚